融站网 首页 财经 查看内容

明天系的倒塌:三万亿帝国或被肢解

2019-5-25 09:52| 发布者: 吕杨1214| 查看: 1959| 评论: 0

摘要: 肖建华上一次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是在2017年1月,中国有关部门从他居住了数月、位于香港中环的四季酒店(Four Seasons hotel)将他带走。据称肖被带走与当前中国正在大力开展的金融去杠杆有关,目前已有多名知名商界人 ...

肖建华上一次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是在2017年1月,中国有关部门从他居住了数月、位于香港中环的四季酒店(Four Seasons hotel)将他带走。据称肖被带走与当前中国正在大力开展的金融去杠杆有关,目前已有多名知名商界人士都被解除职务。

 

 

 

FT中文网还报道称,肖建华现在被扣留在上海,正配合中国当局出售他的明天系所持有的投资,目前明天系持有资产的情况错综复杂,包括多家上市实体、银行、保险公司和证券经纪公司,资产剥离的过程预计将持续3年多。

 

另据多家媒体报道,肖建华及其“明天系”旗下金融机构资产规模高达3万亿,国内这些年来的任何一位首富都无法望其项背。而据福布斯报道,最新世界首富贝索斯个人净资产达1388亿美元,合8888亿元人民币,尚不足明天系总资产的1/3。

 

 

 

3万亿金融资产遭遇最强监管风暴

 

明天系旗下资产大部分都属于金融资产,中国金融监管部门一直希望更多的资金能够流向实体经济领域,但不可否认的是,很多资金流向了流动性更容易且利润率更高的金融和地产领域。当前人民币汇率面临美元加息的贬值风险,且国内PPI升高有进一步传导至CPI,导致严重通货膨胀的风险,中国金融领域面临既不能扩大M2,又必须输血实体经济的两难境地。

 

如果用金融去杠杆的名义要求这些资本派系们还清银行债务,这些巨量资本就能释放到实体经济领域中去。同时,为了防止资本大佬们违规携巨量资本外流,自2016年起中国实行了严格的外汇管制,以便让更多的金融血液能够留在国内。

 

金融控股公司是近来社会关注的焦点。种种迹象显示,金控集团、特别是民营金控金融将迎来史上最强“监管风暴”。新任央行行长易纲敲打金控集团,称“少数野蛮生长的金融控股集团存在着较大风险,抽逃资本、循环注资、虚假注资以及通过不正当的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等问题比较突出,带来跨机构、跨市场、跨业态的传染风险。”

 

此前,前央行行长周小川对于金融控股公司也明确表态,严厉指出了一些金控公司存在的问题。有消息人士透露,今年的重点监管就在民营金控,对金融控股公司的全面监管已板上钉钉。

 

而明天系是民营金控集团当中最显眼的那一个。

 

明天系经过其掌门肖建华20年“搏杀”,如今已构建出一个万亿金控王国。

 

据新财富统计,截至2017年6月底,明天系已经控参股44家金融公司,涉足银行、保险、信托、证券、基金、租赁、期货等,覆盖了金融业全部牌照,其控参股的金融机构资产规模高达3万亿。

 

然而,从2017年开始,伴随肖建华频传风波,明天系的运作模式也随之受阻。2015年筹划的增资310亿元控股华夏人寿以失败告终,参与瑞福锂业、齐星铁塔增资及股权认购均被迫退出。明天系实际控制的4家A股公司中,目前已有华资实业、ST明科、游久游戏陷入困境,其中,华资实业和ST明科的经营几乎停滞。

 

去年10月16日,周小川在华盛顿出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年会期间,特意提到了下个阶段中国金融整顿的四个方向:影子银行、资产管理行业、互金和金融控股公司。

 

试想如果金融控股公司同时掌握银行、信托、基金、券商和产业,那么通过不同种类金融机构之间的关联交易,他们既可以自己在银行募集资金,自己做通道,再经过不同的资管计划实现多重嵌套,这样不花集团控股公司一分钱,就可以让自己的产业部门有充分的现金流。

 

从明天系不断出售金融资产以偿还银行债务的方式可以看出,监管层正要求金控公司以偿债的方式来降低金融系统风险,且允许明天系等金控公司以市场化的价格出售旗下金融资产。

 

实际上,除了公告以外,明天系已经有不少金融资产低调的转手了,接管方不少为地方政府和国资背景企业。有知情人士透露,明天系持股的泰安银行已经被泰安市当地的主要企业组成的买方团接手。

 

明天系已剥离千亿资产

 

目前,“明天系”转入战略收缩,不仅在多起资本操作中临时退出,而且还频频出售旗下金融资产。据外媒报道,肖建华称今年内或将再出售1500亿元资产以偿还银行贷款。在近20年的发展过程中,“明天系”版图不断扩大,当年与之齐名的“德隆系”已经消亡,“涌金系”式微,如今“明天系”也走在了收缩的路上。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2017年年初以来,“明天系”已累计剥离超过1000亿元的资产。此前,“明天系”相继出让了旗下资产华夏人寿、恒投证券和瑞福锂业,此外还在多起资本操作中临时退出,涉及金额高达400亿元。

 

明天系的几项主要金融资产已经挂牌出售。一项计划是把明天系所持的华夏人寿保险(Huaxia Life Insurance)的股份出售给中天金融(Zhongtian Financial)。而中天金融的控股股东为金世旗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金世旗背后的大股东则是有名的房开商,那就是碧桂园,碧桂园持有金世旗将近25%的股份,成为金世旗最大的股东。

 

而“明天系”出让的华夏人寿股份价值高达310亿元,在目前所披露的出让项目中所占金额最大。据《财新周刊》报道,华夏人寿的第一、第五大股东北京千禧世豪与北京中胜科技,均为“明天系”壳公司,此次售出股份,意味着“明天系”将失去对华夏人寿的主要控股权。

 

“明天系”出让金融资产的路并非一帆风顺,最难的地方在于明天系短期内难以找到合适的接盘方。今年3月10日,为了完成对华夏人寿的收购,中天金融(000540.SZ)发布公告称将出售公司持有的中天城投集团有限公司100%股权,交易对价为246亿元,所获资金将全部用于支付购买华夏人寿的股权转让款,而这仍然难以解决深交所和市场对中天金融资金是否充足的质疑,至今仍未获得批复。

 

另一项计划是把明天系所持的恒投证券(Hengtou Securities)的股份出售给上市公司中信国安(系中信集团子公司),但这一计划已经终止,因为中信一直无法将更多金融牌照增加到其业务中。

 

今年5月份,明天系的信托资产,新华信托的股权,将由央企中国青旅实业有限公司接手,比例高达新华信托全部股权的约95%。

 

《财新》杂志上周报道称,明天系还计划部分出售其所持的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的股份。

 

早在今年3月16日,哈尔滨银行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撤回A股上市申请,原因是内资股股权结构可能发生变动。据多家媒体报道披露,“明天系”通过多家关联公司持有哈尔滨银行股份,股份总计达到25.7%,超过目前哈尔滨银行单一第一大股东哈尔滨经济开发投资公司19.65%的持股比例,也超过了银监会对城商行单一股东及其关联企业持股不得超过20%的规定。有金融行业人士认为,“不排除明天系出售哈尔滨银行股份的可能性”。

 

今年3月7日,美都能源(600175.SH)发布公告称,拟以29.06亿元现金收购山东瑞福锂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福锂业” )共计98.51%的股权,在不久前,“明天系”刚将手中瑞福锂业的股份转让出去。

 

20年打造3万亿金融帝国

 

明天系起家于内蒙古包头,系肖建华妻子周虹文老家。20年间,借助资本市场打造的万亿资本王国,明天系“染指”近百家上市公司。

 

1998年,当时年仅27岁的北京大学法律系高材生肖建华,通过参与运作地方国企上市、上市,逐步拿下后来闻名全国的“明天系”旗下三家上市公司:ST明科(600091.SH)、华资实业(600191.SH)以及西水股份(600291.SH)。

 

借助华资实业等,明天系的资本动作一路开挂。除上述三家公司外,明天系相继控参股了爱使股份(现更名为游久游戏)、北方创业(现更名为内蒙一机)、鲁银投资、新黄浦、金地集团等。曾经控参股有北控水务、宏达矿业、华锐风电、金风科技、新华人寿、大商股份等,也曾参股H股公司必美宜、首钢资源、中策集团等。此外,重庆亚德科技、甘李药业等IPO公司股东股东也有明天系身影。

 

不过,与实业公司相比,明天系最为酷爱的仍是金融资产。

 

根据新财富统计,截至2017年6月30日,明天系控参股有44家金融机构,包括哈尔滨银行、兴业银行、上海银行、天安人寿、生命人寿、新时代信托、广发证券等,涉及银行、证券、保险、信托、基金、期货等金融牌照。这些金融机构资产规模达到3万亿元。

 

纵观明天系染指金融机构的时机,不得不说肖建华确实是一个金融天才。第一阶段1998年至2001年,第一波农商行改制,明天系入股包商银行、泰安银行。

 

第二阶段2001年至2004年,A股处于熊市时期,金融业分业经营,明天系揽入了恒泰证券、太平洋、新华信托等一大批证券、信托机构。

 

第三阶段2005年至2006年,城商行增资扩股潮,明天系入主哈尔滨银行、潍坊银行。

 

第四阶段2006年至2009年,圈地保险公司,明天系相继拿下天安财险、天安人寿,主控发起设立华夏人寿。第五阶段2010年后,参与农商行改制,明天系入股沈阳农商行及北京农商行。 隐秘的明天系数千家企业

 

明天系庞大的产业散布于北京、上海、山东、内蒙古、广东、海南、云南等境内多个地区以及香港、台湾等境外市场。明天集团人力资源部在内部文件中,以集团总部各部门、集团各平台、全资子公司、控股子公司加以区分。“集团各平台按照专注领域的不同进行细分,都是独立运营,专人负责,几乎每家平台下属都有三四十家公司。”

 

 

 

不过目前可以统计出来明天系曾经染指的公司有近百家之多。

 

迄今为止,明天系控股着ST明科、华资实业、西水股份、爱使股份(现名游久游戏)4家上市公司;参股北方创业、鲁银投资、新黄浦、金地集团、农产品、东凌粮油(部分上市公司已退出)7家上市公司;参股必美宜、首钢资源、中策集团等港股上市公司;参股台湾资本市场公司日盛金控。曾经控股上华投资(现名北控水务集团)、华阳科技(现名宏达矿业)等公司;参股郑煤机、华锐风电、金风科技、合康变频、建设机械、太平洋证券、东方银星、易食股份、宏达矿业、大商股份、同济科技、四维瓷业、第一医药、粤电力、天房发展、新华人寿、天津广宇发展、金马集团、鲁能泰山、大商股份等公司,目前均已退出。

 

目前还在深交所和上交所排队的武汉中博生物、重庆亚德科技、原力动画、贵州水城矿业、甘李药业等公司也在明天系的参股之列。

 

上述资产对于明天系来说只能算是小钱,真正值钱的是明天系拥有的金融资产。目前明天系仍然控股着天安财险(交易中)、天安人寿、华夏保险、生命人寿、国信人寿;参股了长城人寿、中再人寿、中再财险、新华人寿等保险公司。

 

 

 

券商方面,明天系控股了恒泰证券、长财证券(与恒泰证券合并)、新时代证券、太平洋证券、远东证券(已与新时代证券合并),并参股了申银万国证券、国泰君安证券等。

 

银行资产明天系更是毫不含糊,控股了包商银行、潍坊银行、哈尔滨银行等城商行;并参股天津商业银行(现为天津银行)、厦门市商业银行(现为厦门银行)、泰安商业银行、包头大众城市信用社、温州市商业银行、宝鸡商业银行、内蒙古银行、大连银行、锦州银行等城商行。其中天津银行、锦州银行已在港股上市,包商银行、哈尔滨银行、大连银行等正在A股或者港股IPO,一旦上市,明天系的市值规模还要再大幅增加。

 

信托公司作为融资领域的影子银行,一直为金控集团的厚爱,明天系控股了新时代信托、新华信托,参股了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北京信托等公司。

 

除此之外,明天系还控股了恒泰恒货,参股了华闻期货和浦发期货(已退出)。

 

金融租赁业务,明天系也没有放过,曾参股浙江金融租赁(已退出)、西部金融租赁等机构。

 

在私募股权投资领域,明天系旗下的新财富投资集团、北京赛德万方、安徽合和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云南敏行投资是其贡献度最大的几家PE公司。除此之外,明天系旗下还有数千家空壳公司,很多公司连明天系内部高管都记不清楚。

 

明天系控股的金融资产中,最值钱的旗舰银行当属哈尔滨银行(06138.HK)及包商银行,这两家银行的总资产已分别突破 5342亿元及5608亿元,规模在全国城商行中居于较前位置;其控股的旗舰保险公司为华夏人寿及天安财险,二者各自的总资产超过4000 亿元及 3000 亿元,在全国险资公司中属中上水平;其控股的旗舰信托新时代信托,总资产(含信托资产)近 3600 亿元,在全国 68 家信托公司中相对靠前;其控股的旗舰证券为恒泰证券(01476.HK)及新时代证券,不过这两家在全国的券商中排序较后。

 

延伸阅读:

 

“明天系”剥离千亿资产 资本大鳄将去往何方?

 

曾在资本市场上纵横驰骋的“明天系”,仍在低调“撤退”中。

 

3月16日,哈尔滨银行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撤回A股上市申请,原因是内资股股权结构可能发生变动。据多家媒体报道披露,“明天系”通过多家关联公司持有哈尔滨银行股份,股份总计达到25.7%,超过目前哈尔滨银行单一第一大股东哈尔滨经济开发投资公司19.65%的持股比例,也超过了银监会对城商行单一股东及其关联企业持股不得超过20%的规定。有金融行业人士认为,“不排除明天系出售哈尔滨银行股份的可能性”。

 

在历经3年的资本扩张之路后,“明天系”转入战略收缩,不仅在多起资本操作中临时退出,而且还频频出售旗下资产。据外媒报道,肖建华称今年内或将再出售1500亿元资产以偿还银行贷款

 

在近20年的发展过程中,“明天系”版图不断扩大,当年与之齐名的“德隆系”已经消亡,“涌金系”式微,如今“明天系”也走在了收缩的路上。

 

剥离千亿元资产

 

在资本市场沉浮多年,“明天系”再次走到命运抉择的关口上。

 

“明天系”从去年开始不断售出旗下资产,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2017年年初以来,“明天系”已累计剥离超过1000亿元的资产。

 

此前的短短三个月内,“明天系”相继出让了旗下资产华夏人寿、恒投证券和瑞福锂业,此外还在多起资本操作中临时退出,涉及金额高达400亿元。

 

3月7日,美都能源(600175.SH)发布公告称,拟以29.06亿元现金收购山东瑞福锂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福锂业” )共计98.51%的股权,在不久前,“明天系”刚将手中瑞福锂业的股份转让出去。

 

在2016年6月瑞福锂业被重组前夕,“明天系”旗下重要成员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安财险”)曾出资4亿元增资瑞福锂业,并引来了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突击入股”的问询。

 

2017年4月30 日,在持有股份不到一年的情况下,天安财险将手中的18.18%瑞福锂业股份转让给了合肥顺安新能源产业投资基金,后者则将股份出售给了美都能源,有望在短期内完成变现。

 

与出售瑞福锂业股份的过程相似,“明天系”通过旗下企业进行资产的“快进快出”,并且形成“广撒网”的投资格局,目的在于获得投资收益,“明天系”实控人肖建华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进行财务投资是以量取胜,就像沃伦·巴菲特一样进行分散投资。”

 

“明天系”出让资产的路并非一帆风顺。3月10日,为了完成对华夏人寿的收购,中天金融(000540.SZ)发布公告称将出售公司持有的中天城投集团有限公司100%股权,交易对价为246亿元,所获资金将全部用于支付购买华夏人寿的股权转让款,而这仍然难以解决深交所和市场对中天金融资金是否充足的质疑,至今仍未获得批复。

 

“明天系”即将出让的华夏人寿股份价值高达310亿元,在目前所披露的出让项目中所占金额最大。据《财新周刊》报道,华夏人寿的第一、第五大股东北京千禧世豪与北京中胜科技,均为“明天系”壳公司,此次售出股份,意味着“明天系”将失去对华夏人寿的主要控股权。

 

自诞生之初,“明天系”就显得神秘莫测,这与其拥有不计其数的壳公司有关。在“明天控股集团”的名下,据知情人称其最多数拥有上千家壳公司,这些壳公司作为投资载体,为“明天系”进行资本收购提供注册资本,也让其得以隐于幕后。

 

对于为何采取复杂而隐蔽的公司架构,“明天系”实控人肖建华曾回应称:“这是受制于当时的历史条件,比如入股时要求在当地注册,利税要留在当地,入股比例不能超过多少等等。”

 

华资实业(600191.SH)于2015年拟定増316.8亿获得华夏人寿51%股权,按此计算,则华夏人寿的估值在3年内翻了一倍,若中天金融完成收购,则“明天系”在此次交易中获利超过152亿元。

 

在瑞福锂业、华夏人寿两起资产出让消息传得沸沸扬扬时,“明天系”成功出手了旗下恒投证券(即恒泰证券)。今年1月2日恒投证券发布公告称,公司的九名股东拟将所持有29.94%的股份出售给了中信国安集团,作价90亿元人民币,双方已经签订框架协议。

 

截至目前,“明天系”仅公开消息中披露的剥离资产已超过400亿元,而隐于公众视线之外的可能已超过1000亿元,市场上关于“明天系处置资产”的说法也不胫而走。一位金融行业人士告诉无冕财经(wumiancaijing):“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明天系'出售旗下金融资产,而接下来可能还出售旗下所持有的部分银行和信托公司的股份,以符合监管要求。”

 

监管趋严下持续减持

 

“明天系”纵横资本市场20年,外界对肖建华和“明天系”的资本运作手法感到惊奇的同时,也质疑其层层叠叠的股权结构以及控制多家金融机构是否合规。

 

回顾“明天系”的扩张步伐,总是精确地踩在时代的节点上,最终从普通的内蒙古糖厂发展出万亿资产版图。

 

1998年,当时年仅27岁的北京大学法律系高材生肖建华,通过参与运作地方国企上市、上市,逐步拿下后来闻名全国的“明天系”旗下三家上市公司:ST明科(600091.SH)、华资实业(600191.SH)以及西水股份(600291.SH)。以这三家上市公司为基础,肖建华在频频施展资本运作后声名鹊起。据肖自述,“明天系”首次取得成功,是因为在2000年左右投资了大量的金融股,在后来取得了高额的回报率。

 

进入2006年,在入股多家城商行后,“明天系”开始将金融版图扩展到保险行业,彼时正值保险行业改革,全国掀起了设立保险公司的热潮,“明天系”正是在这一阶段完成了对华夏人寿、天安财险以及天安人寿等旗下主要保险公司的控制。

 

根据《新财富》杂志的报道,“明天系”通过所控制的上市公司及大量的中间影子持股公司,所持股的金融机构已超过44家,其中银行17家、保险9家、证券8家、信托4家、基金3家、期货2家、金融租赁1家。截至2016年末,“明天系”所控股的金融机构资产规模合计已超过 3 万亿元。

 

在“明天系”不断扩张的过程中,资本市场的监管也日趋严格。早在2008年4月23日,国务院颁布《证券公司监督管理条例》后,证监会对证券行业提出了“一参一控”的政策要求。“一参一控”要求同一单位、个人,或者受同一单位、个人实际控制的多家单位、个人,参股证券公司的数量不得超过两家,其中控制证券公司的数量不得超过一家。

 

在《条例》颁布不久后,“明天系”就迫于监管层“一参一控”要求,向山东九羊集团有限公司转让了“明天系”旗下公司泰山祥盛和世纪华嵘所持有的太平洋证券全部股权,从明面上与太平洋证券脱离了关系。

 

3月9日,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的两个配套文件,意在化解存量问题银行股权,有序开展清理规范工作。对于一些金融控股集团持有的存量问题股权,设置了一年的整改期限。

 

若严格按照“一参一控”的监管思路,除了基金行业放宽限制,其他金融行业基本都要执行此标准,而热衷于参控股金融机构的“明天系”或许仍需要出售不少资产。

 

银监会副主席曹宇在3月7日曾就“明天系”控制多家银行作出回应,他表示:“违规的就纠正,过去有些代持的我们不掌握,现在如果发现这个情况,我们都有各自的监管规定,我们会严格处置。”

 

曾经齐名的其它民营资本系族如“德隆系”、“涌金系”早已不复当年辉煌,而“明天系”却发展至今并不断壮大,肖建华曾称:“我相信未来十几年内,关于我的新闻仍然会很多,大家仍然会关注我们(明天系)。”他会如愿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有话要说

全部评论

QQ|服务支持:DZ动力|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融站网 ( 鲁ICP备16035715号-1 )

(融站网仅提供平台服务,所有产品及展示信息均由发行方提供,理财属于投资行为,不等同银行贷款。投资有风险,购买需谨慎!)

菏泽融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融站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