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站网 首页 理财 查看内容

探秘10万亿催收“富矿”:催收与反催收对峙 谁在疯狂

2018-12-12 15:33| 发布者: 吕杨1214| 查看: 1692| 评论: 0|原作者: 杨泳洁 |来自: 全天候科技

摘要:   虽然最近才火,但事情发生在一个多月前的10月17日。当时已是晚上9点,仍在办公司安排工作的清收总指挥周松柏接到了一个求助电话——该行中部战区清收分队与 “老赖” 胡某已谈判3个多小时,对方仍油盐不进,丝毫 ...
  前段时间,一向低调的郴州农商行突然火了,这源起于该行董事长周松柏自带被褥碗筷鞋套、入住债务人客厅,并最终成功催回欠款的魔幻操作。

  虽然最近才火,但事情发生在一个多月前的10月17日。当时已是晚上9点,仍在办公司安排工作的清收总指挥周松柏接到了一个求助电话——该行中部战区清收分队与 “老赖” 胡某已谈判3个多小时,对方仍油盐不进,丝毫不松口。

  周松柏马上在电话中表示,“请大家立刻准备好碗筷、鞋套,一切生活用品!带好被子!我马上去欠款户家里,不解决好这笔赖账,就睡在那里!”

  周松伯说到做到。他到了借款人家里,提起被子往地上一放,就开始了催收谈判。借款人提困难,周松柏就说可行办法;借款人称,来清收的人太多,影响太大,周松柏就吩咐队员把客厅地板拖干净,在客厅的部分队员换上鞋套,其他队员在门外等候;……不管借款人怎么说,周松柏都冷静镇定,准备和他彻夜长谈。2个半小时后,借款人心理防线崩溃,签订还款计划,同意在下个月末变卖房产偿还本金。

  银行董事长亲自上门清收只是郴州农商银行清收风暴的一个片段。这次清收活动开始于10月14日,当天郴州农商行启动了不良贷款“清收风暴”训练营,总行领导班子成员,相关业务部门人员,一级支行正、副行长,各直属支行、二级支行行长,信贷客户经理等140余人参加了培训学习。

探秘10万亿催收“富矿”:催收与反催收对峙 谁在疯狂1
  图片来源:郴州农商银行官方微信

  董事长带头催收事件走红网络后,郴州农商银行回应称,中小金融机构清收压力原本就大,现在火了之后更是“鸭梨山大”。之后,该行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已将清收文章全部删除。

  郴州农商银行的清收风暴只是各地农商行不良贷款率持续高位的缩影。11月19日,银保监会发布了2018年三季度银行业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数据显示,2018年三季度末,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5534亿元,不良率为4.23%,虽然较二季度的4.29%有所下降,但仍处于高位。

  而据银保监会最新统计,2018年三季度末,商业银行(法人口径)不良贷款余额2.03万亿元,较上季末增加751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87%,较上季末上升0.01个百分点。

  另据券商中国此前不完全统计,综合中国国内的银行业金融机构、网贷、消费金融、小贷公司等业态,不良资产规模在3万亿元左右。

  但在一些市场分析人士看来,官方口径与真实的风险状况有一定出入。

  早在2016年3月,BCG(波士顿咨询公司)就声称,彼时中国银行业表内资产76万亿元,表外资产40万亿元,BCG估算不良资产在9-11万亿元的规模。

  10万亿,是近年来被屡屡提及的一个数字。 尽管在统计口径及数据上存在些许争议,中国不良资产市场空间巨大是不争的事实。这片巨大的市场也为中国催收行业的成长、壮大提供了沃土。

  拍拍贷副总裁、贷后管理负责人徐夏楠告诉全天候科技,尽管现金贷和P2P行业受到政策的强监管,可能规模有所下降,但随着信用卡及消费金融市场的蓬勃发展,未来3-5年催收市场规模不会有太大变化,甚至还会变大,从业者有30-40万之多,是一个空间巨大的“富矿”。

  巨大的市场甚至已经孕育出了催收行业的龙头企业,以处理不良资产著称的四大AMC公司——华融、信达、长城、东方早期就有催收业务。目前的催收龙头企业深圳万乘金融服务集团已在全国80个城市设立了69家分公司,及14家办事处,拥有超过5000余名员工,服务上百家银行及网贷等机构。而位于长沙的湖南永雄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也是隐形的巨人,据这家公司的招聘信息,其员工近万人,2017年承接业务量近200亿元。

  资本也屡屡垂青这个躲在金融机构背后的行业。据媒体报道,“催天下”早在2016年就完成了Pre-A轮融资,融资额3000万元,由金科同汇领投,达泰资本跟投。2017年2月,“风控360”创始人田顷向透露,风控360已完成1000万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个人投资者,此轮融资将用于市场拓展及贷后系统和技术平台研发。2018年3月,“催米科技”宣布完成千万元级Pre-A 轮融资,由嘉捷资产领投。

  在企查查上,用催收做关键词,全天候科技发现了7256家业务与催收相关的公司。但据行业人士透露,在工商局系统能查得到的都还是保守数量,很多催收公司不会直接将催收体现在公司名或主营业务里,他们通常取名为资产管理公司、小贷公司、网络信息科技公司、律所、不良资产撮合平台等等。

  背靠10万亿规模的市场,又有资本的加持,催收这个行业过去几年实现了野蛮生长,同时也随着互联网金融的潮起潮落而共振。

  从大爆发到大裁员

  前几年,催收主要服务的是银行类机构,比如信用卡欠款等;但随着网贷行业的兴起,催收业务越来越多,尤其是去年,现金贷火起来了,催收需求几乎一夜暴涨。

  由于公司需要,上海某现金贷公司的商务总监江南曾到一家催收公司的案场考察。在那里,有几百个催员同时在打电话,电话中骂人的也不在少数,甚至有人因案场太吵坐到桌子底下或跑到室外打电话。回来几天后,江南的耳朵依然像得了耳鸣症一样嗡嗡作响。

  据江南介绍,他们公司M3(逾期3个月)以内的不良贷款自己催,M3以后的外包给催收公司,外包支付方式最初是按坐席制,12000元/人/月,后来又采用了佣金制,具体比例跟账龄挂钩,他们对催收公司都有保底的任务量要求。

  任璐曾在上海某大型催收公司任职商务总监,他们公司只在上海有案场,后来,在合肥和长沙都开了分公司,人员迅速扩张了好几倍。尤其是去年年底,现金贷监管政策出来后,客户都要求他们公司加人,公司也开始挑单子,只接M6(逾期6个月)以内的业务,佣金也占到回款额的30%-50%,任璐的老板那时候狠狠赚了一笔。“我们的催员有的一个月工资能到几万块,之前平均每月工资也就七八千”,任璐说。

  回忆到过去的辉煌,任璐眼神里还透出一丝向往,任璐是一名女性,漂亮、时尚,跟人们脑海中对于催收五大三粗的印象很不一样。

  被突然爆发的催收市场启发,任璐在去年底自己创办了一家催收公司,选址在合肥郊区的某高科技园区。“这里房租便宜,好招人,公司包食宿,员工就吃住在园区内,因为晚上电话催收效果更好。”任璐说。

  但今年的市场行情完全不同了。监管对催收行业收紧,同时,监管还整顿了催收公司的客户——P2P、现金贷等,导致他们现在业务量越来越少,大的现金贷平台都在控量,催收订单很难拿到,小平台通常会把催收外包给多家公司去做,还要搞竞赛和排名,导致每家催收公司都十分紧张。“每个客户的情绪都要照顾到,我一天都晚就盯客户这些指标,都快把我给盯死了。”任璐说,如今干催收这一行感觉非常累。任璐的公司今年已经进行过一轮裁员,如果市场行业再继续恶化,她打算要退出了。

  任璐对自己不到一年的创业生涯流露出了悔意,曾经的催员肖遥也很恍惚。

  去年,肖遥看到了一则金融机构招聘风控专员的广告,任职要求不高:“口齿清晰,会讲普通话,对学历没有硬性要求,工资收入8000-15000元。苦于没什么学历的肖遥感觉这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制的机会。加分项是,那家金融机构办公地在上海陆家嘴的国际金融中心,看起来高大上的地方。

  但到了现场面试后,肖遥才发现,所谓的风控专员工作内容就是催收,每天通常要打完200-300通电话,从借款人电话到其通讯录里的亲属电话统统都要打。为了提高效率,所有的号码都由机器拨打。肖遥需要在接通电话的一瞬间就飞快地把主要内容说完,因为中途随时可能被挂或者被骂。刚开始,他还不大好意思,说话很腼腆,被借款人骂了之后还会感到郁闷,但很快,他就放飞自我了,勇于对骂了——有人说“再逼我我就跳楼自杀了”,肖遥直接回“那你跳啊,有本事开个直播,我给你刷礼物。”

  去年年底,肖遥公司的业务量多到所有人都得加班加点,公司甚至大手笔买了成堆的食品饮料,要求催员通宵催收。肖遥那个月的收入飙到了2万多。

  然而,短暂的疯狂之后,行业很快迎来了下跌和裁员潮。“其实我不是被裁的,是因为我们服务的现金贷平台倒闭了,我们直接散伙了。”肖遥说。在公司解散的那一天,肖遥第一次在天还亮着就下班了,他也是第一次走进了附近的陆家嘴中心绿地,喂了一次鱼。

  一位行业资深人士把今年催收日子难过的原因首先归咎于监管,相关政策打击了催收。早在3月2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就发布《互联网金融逾期债务催收自律公约(试行)》,其中明确要求所有催收人员在进行催收过程中,不得使用恐吓、威胁、辱骂、恶意骚扰借款人、暴力胁迫等行为;凡是进行现场催收的,都需要进行全程录音及实时录像;同时,禁止曝光借款人通讯录,甚至对电话催收频率等也进行了严格限制。上述行业人士认为,此举不仅捆住了催收公司的手脚,更像是在其嘴巴上也贴了封条。另外,他认为,政策还整顿了现金贷、P2P公司,导致催收公司的客户减少或倒闭。

  但徐夏楠表示,就他观察到的情况,目前有些规模大的合规的催收公司仍在扩招,但是规模小的尤其是前期涉及暴力催收或非法获取借款人信息的催收公司最近日子是不太好过,监管也正在严厉打击。

  催收与反催收的闹剧

  有压迫就有反抗,有催收就有反催收。

  打开QQ群,搜索“反催收”,会出现无数个群等着老哥们(借款人)进入。

  探秘10万亿催收“富矿”:催收与反催收对峙 谁在疯狂2

  而除了广为人知的电话催收(简称电催),催收行当里还有两个很大的分支——短信催收和上门催收。

  曾经作为一线催员的肖遥对此颇有发言权,在他眼中,催收公司能使的招数也就“三板斧”,借款人如果扛过去了,也就永远安全了,钱要不回来了。

  肖遥所说的头板斧是曝通讯录,通常使用短信或电话形式。去年,肖遥学会了P图,他把借款人照片和一张网上找来的裸照P在一起,然后群发给借款人和他的亲友们,要挟他们快速还款;或者编辑一些比较吓人的短信进行群发。但由于监管对运营商也提高了要求,现在触及这种敏感词汇的短信内容通常都发不出去了。因此,催员们又弄出来了更多搞笑版的短信。

  探秘10万亿催收“富矿”:催收与反催收对峙 谁在疯狂3

  见多识广的老哥们早已学会了向运营商举报,去年很多短信服务商的通道就此被封,因此,催收公司发布催收短信的成本已从去年的一条3分钱左右涨至今年的7分左右。

  对于电催,老哥们也有办法应对,只要有人打过去,他就表示已电话录音,那么,催员所说的一切都将变成呈堂证供。熟练的老哥们还会故意激催员说脏话骂人,而后向借贷平台或相关部门投诉,有老哥坚持每天向《中国互联网协会》公号投诉,直至平台方的催员不再跟他联系。更有老哥先通知亲戚朋友说,手机被盗,可能会有骗子打电话,然后将手机号码直接扔掉玩失联。

  在电催无效后,肖遥们还会启动第二招——向借款人发送虚假的法院传票和律师函,催老哥们尽快还款,虚假传票和律师函用P图软件即可自己操作。不过,这招也仅限于去年,目前已被严厉打击。

  据一本财经报道,11月14日,催收行业的龙头公司“深圳万乘联合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万乘)的西安分公司,突然被警方查封。接近监管的知情人士透露,这是因为深圳万乘催在收过程中“伪造公安部门的文件,让借款人还款”。

  但现金贷从业者江南告诉全天候科技,这招其实作用不大,发律师函能收回来的债,不发也能收回来。

  上门催收是肖遥所说的第三板斧,这堪称是催收界的终极大招,通常适用于借款额度较大的老哥。催收公司老板陈琛表示,以前的催收公司,只要借款人敢骂人,立刻采取24小时轰炸,借款人在本地的立刻带人上门,堵锁眼等都是常规操作;但今年借款骂人催员都不敢回骂,更别提上门了。业务少了,很多上门催收的公司也就跟着关门歇业了。

  目前,只有欠款金额在10万左右、又是正规借贷平台的,上门催收的概率比较大。操作方式通常是带上一个果篮上门,到目的地后,借款人让进门就进门,不让进门的就在门口堵,尾随借款人,直到其不厌其烦。有段时间甚至曝出了催收公司雇佣艾滋病人或未成年人上门催收的乱象。而如果借款人动手了,催员就可以“欠钱不还+动手打人”的理由报警,由派出所协调还款方案,如果仍不还钱,就继续上门。但即便这样上门催收,也不是每笔钱都能收回来。

  至于上门催收,陈琛认为,有人专门吃这碗饭,他们不仅上门,还要有一定的专业知识;另外,他们通常会按年向律所缴费,比如年缴费30万,一旦出事,就需要律师为他们做无罪辩护。

  此外正规借贷平台的借款出现逾期还有一招就是上征信。但目前主要限制老赖坐飞机、卧铺,对于一个本来就没可能乘飞机的老哥来说,基本没有约束力。

  上门催收也是争议最大的部分,很多借款人看到催员上门立马开启手机直播,生怕他们会动手。陈琛表示,集体撸贷的团伙或村民甚至能把催员打的报警求救,催员最多去三、四个,而人家欠债的老哥有时候是整个村子的人。

  “其实我们也是弱势群体,尤其是催收公约颁布之后。”陈琛很认真地说。

  除了短信、电话,不少放款额度相对较大的网贷平台还引入了互联网仲裁作为催收手段之一。

  某互金平台运营总监表示,仲裁协议在放款的时候就会跟借款人签订,如果借款人到期不还钱,就可以直接走仲裁程序。仲裁书具备法律效力,借款人如果依然不还钱,就可以请律师到各地中级法院申请执行,借款人可以上失信人名单。而且,仲裁基本半个月到一个月就可以出结果,比诉讼更高效。

  下步催收要靠组合拳?

  很多老哥会骂催员不是人,而事实上,很多给他们打电话的声音甜美的小姐姐真的不是人。

  目前,不少催收机构在提醒临近还款期或新逾期客户还款时,已逐渐在使用智能语音机器人催收。江南表示,“他们使用的语音机器人基本上三分钟之内听不出真假,而且比人工效率高,一个人工一天最多打500个电话,但机器人没有上限,而且说话文明,一通电话成本也就一毛钱左右。“

  江南说的语音机器人,市场上已经有了不少产品,包括拍拍贷的智牛、资产360的小叨,甚至腾讯云也推出了自己的催收机器人CR。

  早在2014年6月,拍拍贷就开始了对智牛的研发。当时,刚好语音技术有了重点突破,比如科大讯飞等都有了相对成熟的底层技术,在此基础上,加上拍拍贷自身数量庞大的客户群体和催收经验,他们便开始了对催收智能语音技术的研发。

  截至目前,拍拍贷逾期15天以内的借款约有40%由机器人催收。

  徐夏楠和他的团队曾经做过这样一个实验:一组全部用机器,一组全部用人工,最终机器人的催收效率大概是人工的90%。但如果前期机器人+后期人工配合,这和全程人工相比,效率非常接近,基本可达到99.9%左右。这个实验表明,使用机器人并不会提高回收率,但可以有效地节省人力,测算下来,可以节约至少30%的人力成本。

  而为了让这位“小姐姐”更像真人,除了使用较高深的AI SVM、NUL等技术,拍拍贷还做了一个庞大的话术库,把机器人催收可能遇到的问题都准备了相应的答案,机器人在听到相应关键词后会立即搜索对应的回答。

  同时,技术团队还对机器人的声音进行了拟人化处理,让她说起话来抑扬顿挫,并适当添加了一些语气词。拍拍贷将它视为催收版的SIRI。当然,如果借款人漫无边际地空谈,那就会得到一个毫无关系的反馈。

  “催收想完全依赖机器人替代人工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们最终使用的是机器+人工的模式,人工专门处理相对复杂的情况。很多银行信用卡和消费金融等机构也使用这一模式。” 徐夏楠称,“语音机器人主要适用于一些额度较低、笔数较多的情况,大额欠款想通过机器人催回就很难。“

  “未来的催收是组合拳,前期风控+语音机器人+人工+征信+互联网仲裁/诉讼等等,全方位进行,才能真正有效。” 徐夏楠认为,催收行业的发展前景仍值得期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有话要说

全部评论

QQ|服务支持:DZ动力|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融站网 ( 鲁ICP备16035715号-1 )

(融站网仅提供平台服务,所有产品及展示信息均由发行方提供,理财属于投资行为,不等同银行贷款。投资有风险,购买需谨慎!)

菏泽融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融站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